自称为比特币发明者的怀特被控诈骗315亿元加密

2019-12-01 03:33栏目:互联网知识
TAG:

 “我啥都会一点,”赖特答道。“我有个法律硕士学位,还有个统计硕士学位,还有几个博士学位……”

戴夫·克雷曼是另一位加密货币信徒,他于2013年去世。他撰写了多本关于IT安全的书籍,据称他参与了比特币的发明。

“我就是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比特币的发明者。”

据起诉书说,在克雷曼去世的时候,二人控制着多达110万个比特币。他们在新加坡,塞舌尔群岛和英国成立了信托机构。

试图联系

在今年的12月1日,连线杂志向赖特发送了一封加密邮件,表示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并希望进行一场会面。几个小时以后,我们收到了一封谨慎的回复,邮件发送自Tessier-Ashpool@AnonymousSpeech.com——这个地址来自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赛博朋克小说《蔓生都市》三部曲中的一个有钱有势的公司。赖特在他私人的推特账户简介中也取用了此虚构的家族背景。邮件的IP地址显示其位于巴拿马,并由Vistomail——中本聪用来发送介绍并操作比特币邮件的服务器——所控制。“这是一个即用即丢的账号。就连[匿名软件]Tor都有办法破解,但巴拿马人特别棒,不会侵犯人们想要保留的隐私。”他在邮件里说,“你们在挖掘隐私,但问题是,你们到多深了?”邮件最后,他署名“致意,Tessier-Ashpool的主管”。

图片 1《神经漫游者》中的都市场景想象图。图片来源:io9.com

几个小时后,我们收到了同一邮箱发来的另一封更令人困惑的邮件。“选择这个昵称是有其目的的。我现在有资源了。这让我成为了我们。我仍旧处在早期学习阶段,学习我的能力到底到了何等程度。所以,虽然有了资源,我仍旧是脆弱的。”邮件说,“你看起来知道一点事情。多过你应知的。”

我们回复了一封邮件,其中阐述了三篇显示赖特和比特币明确关系的博文,同时又要求进行一次会面。他回复的新邮件的意图则显得比较清晰。“尽管我们都想要一定程度的功劳,但我已经过了许多事情的阶段了,”来自于同一邮箱的这封邮件说,“太多人已经知道秘密,知道这世界不需知道的秘密。除了做一个独裁者,还有别的可以领导变革的方式。”

在我们第二封要求会晤的邮件后,赖特回复说会考虑我们的要求。然后,他停止了所有的回复。

点滴线索

尽管线索漫天遍野,但没有一条能完全证明赖特就是中本聪。也许这一切就是个精心策划的骗局,而赖特就是背后主使。未经证实的泄露文件可能是完全或者部分伪造的。而最扑朔迷离的是,赖特就是中本聪的最有力的证据是他博客上的三篇博文,而比较这三篇博文的不同存档版本,会发现这些博文的确都被他编辑过——植入了自己与比特币渊源的证据。与中本聪的邮件地址关联的PGP密钥,以及有关“加密货币论文”和“三重记账法”的内容都是在2013年后加入的。连比特币测试版的发布公告都有疑问。虽然表面上公告是2009年1月发布的,但之后,在2013年10月到2014年6月间的某一时间,文件似乎被删除过,随后又被恢复——又或许,这才是写下公告的真正时间。

这些线索为什么会被泄露出来的,仍然是个未解之谜。是赖特想剽窃中本聪的名声(或钱财)吗?还是他在默默揭开自己比特币创始人的身份?

但是有一点很清楚,如果赖特伪造了自己和中本聪的联系,那他的骗局差不多和比特币本身一样野心勃勃。他博客中的一些证据是在20多个月之前添加的——如果这些证据是伪造的,未免也太有耐心了。如果他博文中提到的格里格“三重记账法”论文是后来添加的谎言,那也实在太别出心裁了——这意味着一个可能启发了比特币、而且少为人知的新灵感。而且几乎毫无疑问的是,赖特本人是个比特币大鳄。他所持有、可以在麦格拉斯尼克公司的公开审计记录中查询到的加密货币的价值就有六千万美元,这个金额本身就庞大得令人生疑。

更为间接的证据是,赖特的博客、公开记录、在邮件组中经证实由他写下的文字,以及他的推特信息与中本聪已为人知的个性特点十分符合,程度让其他“嫌疑人”都难以望其项背。他是90年代邮件组“加密爱好者”(cypherpunks)的前订阅者,这个邮件组的主题是反权威和加密技术;他精通C 、提倡以黄金作为金融工具;他是安全专家,有能力写出像比特币这样难以攻破的协议;他是个和税务机构作斗争的自由主义者;此外,他还是日本文化的粉丝。

和中本聪一样,他是个非凡的怪人:他痴迷于自学、获得了两个博士学位,曾吹嘘自己能够一年拿下一个硕士学位。他否认气候变化;他创业多次,创办了从安全咨询公司到比特币银行在内的一系列公司;他是个怪人,曾在博客上写道自己接受过一个“从零开始造铅笔”挑战,并为此花费了数年时间,甚至用自己造的砖块搭建窑炉来混合铅笔中的石墨。

赖特的博客和泄露的邮件显示,他全身心投入未经证实的加密货币理念,为此抵押了三处产业,在计算机、电力和连通性上投资了超过一百万美元。为了挖出第一批比特币,他甚至为自己位于东澳大利亚偏远农村的住宅埋了光纤。他的公司,郁金香贸易公司,建造了两台跻身世界500强的超级计算机,而且都似乎和他的加密货币项目有联系。(赖特似乎很喜欢提到郁金香,大概是对有些人将比特币与荷兰17世纪的“郁金香泡沫”类比的嘲讽。)他将第一台超级计算机命名为Sukuriputo Okane,在日语中的意思是“脚本货币”;另一台命名为Co1n,它是世界上由个人持有的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赖特在比特币投资人会议上说到,他将后者应用于“比特币的可扩展性模型构建”的神秘任务;而与此同时,他正在冰岛构建一台更强大的超级计算机,因为那里有廉价的地热能。

比特币的关注者们一直疑惑不解,为什么被普遍认为由中本聪持有的大量比特币从来没有在公开可见的区块链上被交易过。对于这一问题,赖特拥有110万比特币的“郁金香”信托基金或许能提供答案。 赖特已故的朋友,大卫·克莱曼(David Kleiman)曾经签署过一个信托基金PDF文件,这份文件规定这些货币在2020年之前都被储存在一个合适的地方。然而,若赖特想将货币用于“研究对等网络系统”或者“通过商业行为来提升比特币价值和地位”等用途的时候,他依然可以根据这份文件将货币借出。

尽管有这些例外规则,但甚至在克莱曼于2013年去世后,这批百万比特币也没有动过。这也许是因为赖特在储存这些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他可能在用一些不太明显的方式对信托施加影响,比如在不改变比特币的原有地址的情况下,通过合法转移其所有权来为他的公司提供资金;或者也可以一直等到2020年1月1日,以见证揭开有史以来最大一笔加密货币财富面纱的过程。

克雷曼家人的律师在起诉书中表示:“克雷格伪造了一系列合同,意图将戴夫的资产转移给克雷格和/或由他控制的公司。克雷格倒填了这些合同的日期,并伪造了戴夫的签名。”

图片 2通过Skype出现在比特币投资者大会上的Craig Steven Wright. 图片来源:smh.com.au

怀特回复道:“差不多吧。再减去一些公司运营需要的部分。”

更新:据卫报报道和连线报道,在连线刊文认为克雷格•斯蒂文•赖特即中本聪之后数小时,澳洲警方突袭并搜查了他的家,但警方称此次搜查是税务相关,与比特币没有联系。卫报援引路透社记者称,赖特的办公室也遭到了搜查。

克雷曼的兄弟在邮件中写道:“戴夫提到你在信托中拥有100万个比特币,而且你说过他拥有30万个比特币,我把其他70万个算作你的,对吗?”

赖特整整停顿了三秒。“嗯。我和比特币打交道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他顿了一下,“我一直试着……试着保持低调。呃……”他看起来似乎在忍笑。随后,大会组织者继续正常议程。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怀特和克雷曼于2011年在佛罗里达成立了一家网络安全公司W&K Info DefenseResearch LLC。两人此前还曾合作开发过比特币,并进行了大量的挖矿工作。

证据如下:

指向赖特的第一个证据出现在十一月中旬,当时,一个与赖特关系密切的匿名来源开始向一位笔名为格温·布兰文(Gwern Branwen)的独立安全研究员兼暗网分析师泄露文件。布兰文向《连线》杂志提供了这些文件,而它们立即导向了中本聪和赖特之间的一些直接、公开可见的联系:

  • 赖特博客上2008年8月的一篇博文,这篇博文比2008年11月发表在一个密码学邮件组中的比特币白皮书引言还要早上几个月。在这篇文章中,赖特提到自己想要发表一篇“加密货币的论文”,并提及了“三重记账法”(Triple Entry Accounting)——金融密码学家伊恩·格里格(Ian Grigg)发表于2005年的一篇论文的标题,其中概述了一些类似于比特币的设想。

  •  同一博客上2008年11月的一篇博文。在这篇博文中,他要求想要联系他的读者使用PGP公钥加密信息,而这个公钥明显与中本聪有关。PGP密钥是一串独特的字符,能让加密软件的用户收到经过加密的信息。博文中的公钥储存在麻省理工大学服务器,检索服务器的数据库,可以发现它关联的邮箱地址是satoshin@vistomail.com,这和中本聪用来向密码学邮件组发送比特币白皮书的邮箱地址satoshi@vistomail.com非常相似。

  •  赖特发表于2009年1月10日的一篇博文(现已删除)的存档。文中写道:“比特币的Beta版明天就将上线。它是去中心化的……我们会尝试直到它成功。”(博文显示时间是2009年1月10日,较比特币正式发行晚一天。但如果博文是居住在东澳大利亚的赖特在当地时间的9日午夜后发布的,仍然早于比特币发行的时间——美东时间9日下午三点。)不久后,博文内容被一段相当晦涩的文字所代替:“比特币——换言之,你丫真多管闲事啊……有时候,藏东西的最佳地点就是在光天化日下,这一点总是令我惊奇。”今年10月后的某日,这篇博文被完全删除。

图片 3赖特2009年110日的博客截图。博文显示,他在当时正计划发布比特币。该博客已经被移除。图片来源:WIRED

除了这三篇博文外,我们还收到了能够确证赖特与中本聪之间联系的一系列被泄邮件、手稿和会计报表。其中一封被泄的电子邮件是赖特2008年6月写给他的律师的,在这封邮件中,他设想了“一个P2P模式的分类账”——这明显指的是区块链,比特币的交易的公共记录——远在这一概念公开发表之前。邮件还提到了一篇赖特计划在2009年发表,题为《不依托受信第三方的电子货币》的论文。 

另一封被泄邮件是赖特寄给他的密友和知己,计算机取证分析员大卫·克里曼(David Kleiman)的,寄件时间就在2009年1月,比特币发行之前。在邮件中,赖特和克里曼讨论了一篇他们共同写作的论文。赖特还谈论了要不要让雇主买断自己现在的工龄,所得的钱去投资几百个计算机处理器来“让(他的)想法成真”。此外,还有一份克里曼(他于2013年4月去世)为作者的PDF文档,在文档中,他同意掌管一个代号为“郁金香信托”的信托基金,其中存有110万比特币。这份文档签有克里曼的PGP数字签名,一种确保签名后文档无法更改的加密技术。

这个有着百万比特币的宝库——郁金香信托——和一笔在比特币的区块链上长期可见、被普遍认为由中本聪持有的神秘财产数量相同。除了中本聪本人以外,还没有哪个已知的个人拥有数量如此巨大的比特币;而且,也只有中本聪本人能在比特币史上的这么早的阶段,积累起如此数量的比特币,当时,比特币还能用相对较小的处理能力“挖”到。这样的比特币超级钱堆只有这一个,而这笔备受关注的钱财在整个比特币史上还没有被交易过。

赖特的比特币财富的另一条线索并没有泄露给连线杂志,而是显示在了一家顾问公司麦格拉斯尼克公司(McGrathNicol)的官方网站上:莱特所创建的诸多公司中,有一家名叫“热线”(Hotwire)的公司,它是为尝试建立基于比特币的银行而创建的。在网站上,热线公司的清算报告显示,这家成立于2013年6月的创业公司是由赖特持有的一批比特币注资的,当时折合2300万美元。它的价值等同于现今的6000万美元。公司成立时,赖特仅对于该公司的投资就超出了当时存在的所有比特币的1.5%,对于比特币世界中的一个无人知晓的投资者来说,这可是个令人奇怪的大数目。

还有更多的线索在继续:一封赖特于2014年1月写给某位同事的电子邮件被泄露了,在邮件中,他谈到了和澳大利亚政府的一些税务争端。赖特似乎还想用中本的名字来对新南威尔士州参议员亚瑟·赛诺蒂诺(Arthur Sinodinos)施加影响。赖特在邮件中问道:“如果我们的日本朋友从隐退中复出,会有影响力吗?”与此同时,邮件中还包含着一份签着“中本聪”名字的,写给参议员的邮件草稿。不仅如此,一份赖特2014年2月与律师和税务官员的会晤的会议记录副本也被泄出,记录显示,他在盛怒中说道:“我非常努力地隐藏我从2009年就开始操作比特币的事实;等这一切结束时,我想半个世界的人都他妈的会知道。”

到目前为止,怀特还没有公开对这起诉讼发表评论,只是在推特上表示,这仅仅是关于“贪婪”。目前,他在区块链研究和开发机构nChain中担任首席科学家。

 “你是怎么听说比特币的?”赛文再次打断了他,似乎还在试图向观众澄清赖特到底是何方神圣。

怀特是一名居住在伦敦的澳大利亚人,他无法立即就这起诉讼发表评论。该诉讼还指控他违反了与克雷曼的合作义务,用同事的利益发不义之财。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于互联网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自称为比特币发明者的怀特被控诈骗315亿元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