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经济,网红失控

2019-07-05 23:30栏目:互联网知识
TAG:

德行与修养短板下的“网红失控”,每个网红都能成为平台定时炸弹

一个迅速延伸的新业态

1

涉及网红言论及行为的社会事件,着实不少。

7月31日,网红陈一发儿突然发表道歉声明。因其在早年直播中,曾公然把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等民族惨痛记忆,作为调侃笑料,还在游戏中把游戏人物动作戏称为“参拜靖国神社”。

在江苏网警点名之后,8月1日,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等大号纷纷发文指责。无奈,斗鱼直播只能封了陈一发儿的号,即便其是斗鱼投入很多资源捧起来的大主播。毕竟,社会影响过于恶劣。

时间再往前,今年4月爆发的“早孕网红”事件,更是让很多人对网红的畸形生态务必担忧。18岁产子的杨清柠,拥有4500万粉丝,凭借早孕成为快手最受欢迎的网红之一。在她的影响下,很多未成年少女主播,竟也都争相宣布怀孕,甚至将早孕视为时髦,争做全网最年轻怀孕妈妈。

图片 1

至于之前各大直播平台发生的女主播不雅事件,这里就不提了。如果你百度“网红事件”,搜索结果怕是要翻几十页都不止。在网红越来越多的同时,因网红而起社会事件也越来越多,且多是负面。

实际上,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以Papi酱为代表的网红都并非新生事物。国内,早在10年前的网络论坛时代,芙蓉姐姐就在推手们的帮助下成名。此后,微博大V在自媒体时代风起云涌,而如今,随着微信公众号、短视频、直播平台等更多自媒体平台的出现,越来越多的网红出现在公众眼前,围绕网红衍生出的产业链也令人眼花缭乱:“网红孵化公司”“网红培训班”应运而生,网红推手、网红营销公司成为其背后的强大团队,网红代言产品、网红经营的淘宝店也收益大增……

“你这种孕妇生下来的小孩肯定也不是什么好种,死掉算了!”

鼓山文化首席执行官冯子末也认为:“网红个人以怎样的形态参与到变现过程中也非常重要,因为围绕网红展开的产业链条还在不停延伸,其中包括泛网红内容创业、经济服务链条、衍生全链条、平台服务链条、资本整合链条等。”

原标题:95后与00后涌入网红世界,德行与修养短板下的“网红失控”

目前存在的“网红孵化公司”“网红培训中心”,其核心业务就是迎合部分年轻人想要成为网红的心态,对其在化妆、形体、言语、肢体动作、自我营销等方面进行培训和包装。不少人担忧,对于年轻人而言,如果仅凭“高颜值”就可以轻松扬名、赚钱的“范本”过多,不加以引导,会助长社会的浮躁之风,并影响到青年一代的价值取向。

3

而当前的网红世界,恰恰有那么多的网红少年。他们甚至对社会、伦理、道德、人性、公知没有基本的认识。过快的成名与轻易的成功,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反而令其身心充斥着那么多的浮躁、戾气、功利、愚昧与无知。

太多网红的表现,已经告诉我们,即便他们坐拥上万千粉丝,每月进账数百万,其行为言行却与其吸金能力严重不符。在金钱与名望的簇拥之下,这些网红如气泡一般飘起来以后,个个都忘乎所以。虽然这些网红都已成名,但是其素养与德行与成名前并无两样。

正因如此,那个网红在与怀孕32周的孕妇对峙之时,仍旧破口大骂并动手动脚,陈一发儿在直播时随意就说出了“参拜靖国神社”这样的语句。

图片 2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网红们竟没有意识到他们在拥有上百至千万粉丝后,已经成为公众人物。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影响到社会民众的看法,一些言行当受到一定约束的。就以那个打骂孕妇的网红来说,同样的事件发生在她身上,至少会被放大几十倍。也难怪其行为,会招致网友为其送花圈了。

为了成为网红一些人也突破了底线,炫富、色情等内容随之成为监管的难题。今年年初,仅斗鱼直播平台就两度被爆涉黄,此外,熊猫TV也在3月初被网友爆出不雅视频截图。网红这种新业态才刚刚起步,但它到底能走多久、走多远,除了取决于其内在的发展逻辑外,也取决于其在整个社会精神文化领域的角色定位。从这个角度说,这个商业链条需要一次及时的道德校准和净化,相应的监管机制也亟须建立。

类似这样恶毒的话,竟出自该网红之口,全然不顾其公众身份。此事一曝出便犯了众怒,有网友"人肉"出网红地址,送去了花圈和寿衣。就连王思聪也看不下去了,微博言辞犀利:美丽的皮囊碰到丑陋的心灵会变得一文不值。

“资本关注网红是因为网红深受年轻人喜欢。但是投资网红是要担很大风险的。因为网红的走红依赖于特定的粉丝群体,粉丝的黏性、忠诚度、转化度都因人而异。就拿Papi酱来说,获取海量粉丝的基础是稳定的、优质的内容生产,如果创作能力下降了,那么对于投资人来说,风险也就出现了。”一位投资行业人士说。

图片 3

网红实现商业变现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Papi酱的这次广告招标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从普通人到网红,通过树立自身在互联网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从而获得广告收入,这是许多网红商业变现的重要途径,但却不是唯一途径。

这两天,一个拥有300多万粉丝的网红,因为一只狗,把一位32周的孕妇打骂致先兆早产。事件过程中,网红母女两人狠推孕妇肚子,并不停辱骂和诅咒肚子里的孩子。

此外,还有一些网红出道于用户众多的网络直播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在注册后成为直播平台的“主播”,“主播”通过PC或移动终端与网友实时分享自己的种种琐碎生活和想法,并以弹幕的形式与网友实时交流。用户在直播平台购买虚拟货币为喜爱的“主播”打赏,购买虚拟货币的金额再由“主播”与平台协商分成。对一些颇受欢迎的“主播”来说,每天收获的打赏收入就已经相当可观。而一些粉丝量巨大的网红,也成为网络直播平台争先签约的对象。对于更大规模的网站来说,用户量和优质“主播”多的直播平台,则是投资和并购的稀缺资源。近期,斗鱼、花椒、映客等直播平台获得资本青睐就是典型的案例。随着网红影响力越来越大,影视行业也对他们敞开了怀抱,未来,网红进军影视业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

6

既然发现了问题,就要尽量去解决问题。在“网红失控”现象的解决层面上,老王认为,各大平台及相关机构,至少应该考虑以下两点。

图片 4

第一,把失控扼杀在摇篮之中。对于有潜力的网红,平台应该培养,但亦应预测某个网红成长以后带来负面的可能。

这需要建立网红数据库,从网红的性格、经历、言行等多个维度对网红进行考量,并用大数据技术综合分析及预测网红失控可能性。在关键环节提醒网红,以及做必要的培训,将失控的苗头彻底在襁褓中抹杀。

第二,提高网红准入门槛。鉴于直播、短视频等内容传播的广泛性,以及网红的社会影响力,老王认为打造网红应该增设一定的门槛。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直播,不应每个人都能随便拍视频上传。

或者,平台和相关机构设定一定的考核机制,只有通过相应的考核以及拿到相关资格证书以后,才能从事相关工作。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的提高从业人员素质,从而降低在这些人成为网红之后可能造成的社会风险。

总之,德行与修养短板的是当前年轻网红存在的最大问题。这个问题也直接导致了“网红失控”现象的出现。各大平台谈监管,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将会面临更严重的“网红失控”,而每个网红都将成为引爆平台危机的定时炸弹。

只有在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彻底解决企业发展危机。

【关注TMT与IOT,专注互联网 及企业转型研究。公号ID:jiwei112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另一种重要的变现渠道是在拥有大量粉丝的基础上,通过经营自己的淘宝店获利。在微博上拥有418万粉丝的网红店主张大奕是一名平面杂志模特,微博主要是自己的服装搭配和潮人生活方式。2014年5月,她开设了自己的淘宝店“吾欢喜的衣橱”,目前已经是金冠卖家,淘宝粉丝量超过261万。

图片 5

近期以来,随着一大批网络红人的出现,围绕网红生发的商业链条和盈利模式也浮出水面,并被称为“网红经济”。”量的粉丝、强大的话题性、资本认可的商业变现能力、日益延伸的产业链……“网红经济”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重要的社会现象,但对于经济发展和社会文化生态而言,它究竟是一个美丽的泡沫还是代表着未来的走向?

4

年轻化是当前网红圈的基本趋势,不管是直播平台还是短视频平台,主要玩家都是95后与00后。抖音等平台一直在大力吸纳年轻UGC用户,因为年轻人生产的新奇好玩内容,才能得到年轻人的青睐。

因为德行与修养短板的存在,很多年轻网红的言行及行为,随时都有可能导致社会负面影响。年轻网红越多,爆发几率也就越大,且这种事件往往是平台不可控的,老王我把这个现象总结为“网红失控”。

纵观网红发展这几年,从直播火热到短视频流行的今天,网红越来越多,网红所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远大于正面。

图片 6

本文开头列举的几个例子,仅是近几年诸多社会案例中的其中几个。要知道,这还是监管趋严的情况之下,去年开始各大直播平台已关闭大量违规直播间。

虽低俗内容见少,但像遛狗踢打孕妇、直播泄露他人隐私、模仿偷盗奔驰车标志、拍抖音导致2岁女儿骨折、母亲去世视频求赞这样的事件却时有发生,并演变成为影响不小的社会事件。

“说到底,网红就是自媒体时代活跃在网络世界的明星,他们的出现改变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造星机制’,成名的门槛降低了很多。”一位媒体研究者说,过去,一位明星的成长需要一个成熟的经纪公司或者团队来打造,要成为明星,首先要具备音乐、表演等方面的新才艺,其经纪团队也必须与演出、出版或影视企业及平面、电视媒体达成良好的互动合作关系,而网红则不必受这些传统规则的约束,有个性、敢出位成了扬名的基本条件。“网红不需要他者来界定和赋予权力,他们需要面对的只有用户,这也是互联网对社会更深刻的平面化影响。”

2

让一个无道德无修养的人成名,所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是难以预料的。

诸多武侠小说中,有名望的师父收徒弟,首先要看的不是潜质,而是德行。古往今来,不管是历史还是文学作品,描述的徒弟忘恩负义欺师灭祖的故事很多。

包括姜文的《邪不压正》也讲了这个问题,朱潜龙学有所成之后,反而勾结日本人杀害了师父一家,如果当初这位师父不收这个弟子,又岂会有几十年后的杀身之祸?

移动互联网技术兴盛的现今,每个人成为网红的几率大大增加。因为直播与短视频,不知多少年轻人成为主播,幸运的则晋升为拥有海量粉丝的网红。这中间,甚至有些年轻人早早放弃学业,走上了直播之路,他们都幻想着有一天能像天佑或者牌牌琦一样,通过喊麦或者“社会摇”成为一线网红。

图片 7

据新华网的职业意愿调查显示,95后中54%的人希望能够从事主播网红事业。

图片 8

95后与00后放弃了学习做主播玩短视频,太多的年轻人投入网红大军。因为缺乏对社会及人伦道德的基本认知,年轻着主播德行与修养的缺失,已成为新晋年轻网红最大的短板。

今年1月,百度发布的《95后生活形态调研报告》指出,1995年—1999年出生的“95后”总量约为1亿人,他们从出生就与互联网为伴,与“80后”“85后”相比,他们可谓移动互联网原住民。他们在网上最爱做的是点赞、分享、评论和吐槽,最认同当下互联网上流行的宅、逗比、呆、高冷等流行价值观,追求敢想敢说敢做,注重娱乐和社交,热衷于弹幕、美颜,聊天必备“表情包”。业内人士指出,作为移动互联网和网络社交平台最重要的用户,以“95后”为代表的青年一代所具有的这种心态也为网红的成长提供了社会基础。

“你这样的人他妈的活该流产,赶紧去死吧,妈X的你生孩子也没屁眼!”

高回报的潜在可能已经让网红成为资本关注的新入口,但它是否意味着新经济形态的一种趋势?这似乎还不能轻易下结论。与此同时,网红热给社会发展带来的另一种影响更应当引发思考。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于互联网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红经济,网红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