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塑造,富士康创办者郭台铭指导媒体游览工

2019-09-29 03:17栏目:技术支撑
TAG:

原标题:解密iPhone:加州设计、中国制造,潜入富士康龙华厂区

深圳龙华5月26日电(记者 Kelvin Soh)---富士康19岁员工马向前的父亲身穿白色丧服在富士康厂区门外哭泣。他的妻子和女儿也跪在旁边。

位于深圳的富士康龙华厂区,正是 iPhone 的主要组装地点。它神祕、封闭、管理极为严密。《解密 iPhone》的作者麦钱特在厂区外徘徊、和员工攀谈,人们描绘出高压的工作环境和灰色的生活。厂区裡有太多机密,参观需要行政核淮,记者在未经允许下想一窥堂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正当要无功而返的时候,麦钱特感到内急…

图片 1

跟赵沿着工厂外围走了二十多分钟后,我们来到另外一个入口,又一个安全检查哨。这里显然有八个主要入口和几个较小的入口。我们互道珍重,看着他刷卡后消失在人群中。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急着想要上厕所。因此我想到一个点子。

2010年5月26日,在富士康公司深圳龙华厂区拍到的富士康员工。REUTERS/Bobby Yip

从检查哨旁边的楼梯口往下走约一百多公尺,就有一间厕所。我看到举世通用的火柴人图案,对它比了比手势。这是个规模小很多,也比较不正式的检查哨,只有一名百无聊赖的年轻警卫负责看守。说不定是给赵这样的管理人员出入用的?

马向前是富士康公司今年众多坠楼自杀事件的遇难者之一,一系列自杀事件引发了人们对珠江三角洲蓝领工人们艰难生存状况的关注。珠江三角洲被人们称为世界工厂。

王扬以带点恳求的口气用中文询问。警卫看着我,缓缓地摇头拒绝。我脸上的焦急再真实不过,她又问了一遍。对方迟疑了一秒,然后还是不行。我们会马上出来,她很坚持。现在,我们显然让他感到坐立难安了,大部分是我造成的,而他可不想面对这种事情。

马向前的父母称,儿子死得不明不白,他们迄今都不知道死亡原因。

1、潜入

马的父亲说:“我们只想知道真相,我们甚至都可以不要赔偿。”

像我说过的,真是不可置信。就我所知,从来没有美国记者能在未经允许之下进入富士康,而且还没有导览人员陪同,以精心策画的参访行程和事先挑选过的厂区,向媒体证明这里好得不得了。我躲进厕所,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几乎没法对那个正在洗手、一脸困惑的孩子点头致意,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我没有走回去,而是溜出门外,对王扬挥了挥手。

富士康深圳龙华厂隶属于台湾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为苹果等电子企业代工生产电脑、游戏机、手机等电子设备。

我们快步走过一栋又一栋的工厂建筑,直到我回过神来,已经来到路的尽头,此处有一道摇摇晃晃的石牆将工厂土地与周边的市区分隔开来。看来没有人跟着我们,视野的尽头是公寓大楼、几棵树和灰色的地平线。我们沿着墙右转,更加深入阵营,我的肾上腺素一路飙高,我们要走到哪儿去,我完全没有概念。

鸿海集团总裁郭台铭周三亲自出马,带领媒体参观深圳工厂。

煤渣砖、碎石块和砖头杂乱地四处堆放;一排圆锥柱把看起来漏水的区域围起来。塞满集货箱的蓝色卡车停在各处。年轻人穿着汗湿的 T 恤,安静地打篮球赛。我们往前走,经过向内延伸的小巷子,两旁是车库、商店和仓库建筑。面对庭院有个外观正式的大楼,大门两侧各蹲踞一座石兽像。我拿出我的iPhone,在iPhone的制造地拍了几张照片。有几个人已经开始盯着我们看。

“我十分关切此事,每天晚上都睡不着,”郭台铭说。“从科学角度讲,我大概无法保证能阻止每一起事件的发生。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雇主,我们必须负起责任,尽力防止不幸发生。”

随着我们愈发深入厂区,建筑物的高度就愈高。就跟很多大都市一样,愈是靠近市中心,市容就显得愈密集。仓库和厂房被两三层楼高的建筑物所取代,接着出现高耸的住宿大楼。我们开始与更多人擦肩而过,每个人的颈上都挂着识别证,在我们一路前进时,多数人会斜眼看我们。

事关重大

此事导致越来越多的活动人士呼吁全球抵制购买苹果等电子企业的产品,鸿海集团和旗下富士康子公司面临的巨大风险显而易见。

道路变得宽阔,足以容纳行人、脚踏车,接着连汽车也进来了,很快地,这条路连接到一个忙碌的十字路口和一条塞满上百个、说不定是上千个年轻人的马路,看起来像是在办展览或某种就业博览会,不过我们并没有驻足查看。有两个人盯着我们,一百多公尺外,还有一个安全警卫在指挥交通。

鸿海集团的客户包括苹果、惠普、戴尔DELL.O和诺基亚NOK1V.HE等全球性手机制造商。

我们开始理解到擅自入侵的严重性与风险,这显然是个鲁莽的决定,因为中国对待记者并不真的那么宽大为怀。毕竟,我们别想能够融入其中(而且视野所及也没有其他高高瘦瘦的美国白人)。而如果被抓到的话,我的翻译员尤其可能面临严重的后果。可是当我问她是不是该回头时,她却坚持继续前进。我们等到警卫转身处理迎面而来的车流,便走过去,试着融入人群中。

台湾金鼎证券的分析师Andrew Deng说:“这是鸿海必须马上处理的一个关键问题。否则,随着抵制购买相关电子产品的压力日增,诺基亚、惠普和苹果可能会减少给鸿海的订单。”

2、苹果生产工厂G2

鸿海集团和富士康因其高压且保密的企业文化遭人们诟病。

我们继续前行,不久,沿着街道两旁出现修剪整齐的矮木丛和各式各样的商店餐厅。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银行、大型餐馆,还有一座看起来像临时搭建却挤满了人的露天市场。到处都是人,散步、骑车、抽淤、专心滑手机、在路边吃着外带盒里的面。他们穿 polo 衫、牛仔裤、休闲衬衫、潮T,脖子上摇晃的带子吊挂着识别证。

聚集在龙华厂区外的工人们对他们所称富士康昨晚突然要求他们签订的“不自杀承诺书”感到怒不可遏。

这俐的街道很干净,建筑物也比较新。一家店面上方有卡通猫的吉祥物,竖起大拇指比赞。有着可口可乐标志的阳伞,为坐在铁制野餐桌前滑手机的员工们遮荫。闪闪发亮的轿车停放在大街旁规划整齐的停车格内。这里还有一家 7-Eleven,就跟你曾经踏进去的任何加盟店一模一样,是一间商品齐全的正牌7-Eleven。不知何故,这让我感到大为吃惊。我们还看到类似网咖的店和用来宣传商店的奇怪气球。

郭台铭对“不自杀承诺书”表示歉意,称公司已经收回,并表示承诺书中的言语失当。

林林总总,使这裡看起来有点像大学校园里的校区中心,只是比较安静。以多不胜数的人数来看,这里的噪音非常少。听过一早上的骇人故事后,很难不做联想,龙华厂区似乎确实弥漫着一股幽魂处处、令人窒息的气息。

郭台铭在面对媒体时还重点强调工人的福利和娱乐设施,例如厂区内的游泳池、银行、蛋糕店、绿树成荫的街道、新宿舍等等。

也许除了规模之外,龙华厂最令人震撼之处,在于两端的风景如此大异其趣,而我们即便快步行走,仍是花了将近一小时才横跨厂区。就这一点来看,它就像一座仕绅化(gentrification)的城市。(译注:仕绅化是指对城市进行翻修使之高级化后,地价与租金上涨,富裕的居民迁入,因而迫使大批低收入户居民搬离原住所。)

他还指出,多数涉嫌自杀者来厂时间都不到半年。

在“都市外围”(让我们暂且这样形容)有化学物外溢的生锈厂房,加上疏于照顾的工厂工人。愈接近“市中心”(别忘了,这里是一座工厂),生活品质就愈好,至少便利设施和基础建设有所改善。事实上,有个工人告诉我,他曾经在厂区外围做过劳动活,认为自己领的钱比消费电子产线上的工人还少。

在厂区内,很多工人承认工作压力大,也指出许多员工来自中国的欠发达地区。

我们愈发深入厂区,周边的人也愈来愈多,我们也确实感觉不那么受瞩目了。机关枪般扫射而来的眼光,变成意兴阑珊的瞥视。我的理论是这样:这座厂区如此辽阔,警卫又如此森严,假使我们能在裡面走走看看,肯定是已经获得许可。若不是这个原因,不然就是没人真的在乎。我们试着往赵告诉我们的 iPhone制造地 G2 区前进。离开“闹区”后,我们开始看到高大单调的厂房:C16、E7 等,有不少厂房环绕着成群的工人。

一名来自湖南省的生产线监管员唐文英说:“可能他们是不胜压力。”

G2 区到了,它就跟群聚于周围,似乎就要隐没在烟尘瀰漫的寂静天空里的方块厂房一模一样。我们离中心地带更远了,人群也愈发稀少;我们经过稍早试图想要通过的入口,招募中心前的那条马路就在厂区牆外。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放松下来,我们漫步经过警卫身旁,大部分人连看都懒得看我们一眼。我担心太过放松招摇,所以提醒自己不要躁进;我们已经深入富士康将近一小时。

“这是个不错的工作单位,因为这里的待遇要好过其他很多中国工厂。”

然而,G2 看似荒废,建筑物外有一排锈蚀严重的置物柜,附近一个人都没有。大门敞开,所以我们走了进去。左边有个入口通往一个广大阴暗的空间,我们正要向前走去时,听到有人叫住我们。一个现场经理正从楼梯上走下来,问我们在做什么。我的翻译员结结巴巴的说了些跟赵开会的事情,他听得一头雾水,然后就把他用来监看生产现场的电脑监视系统秀给我们看。现在没有工班,他说,原来他们是这样监看的。系统看起来有点老旧,上面有类比式的刻度盘,甚至有看起来像映像管的屏幕。难以言喻,这里又黑又湿,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苹果公司深感“不安”

苹果公司周三表示,对富士康工厂近期发生的自杀事件感到痛惜,并将继续对公司产品生产基地进行监察。

不过,此地没有 iPhone 的迹象,我们继续往前走。在 G3 区外,包裹着塑胶套的黑色装置摇摇晃晃地堆迭在看似另一个装卸区前,两名滑手机的工人从我们身旁晃过去。我们凑过去,以便透过塑胶包装瞧个仔细,不是,也不是 iPhone,看起来像是没有商标的苹果电视。

“我们对最近发生在富士康的自杀事件感到痛惜不安,”苹果在富士康中国生产基地发生一连串自杀事件後发布的首份公开声明中说。

我当然看得出来,来中国的一个礼拜前,我才买了一台。这里大概堆迭了几千台电视,等着组装线的下一道工序,或是等着稍做整理后出货。我们试着推门,不过这个门锁起来了。我们又试了几道门,结果大多是锁住的。有些门整个锈掉,很难想像它们还能发挥门的作用。过去的报导已经强调工人必须刷卡才能进入生产现场,所以我没想过自己能轻易越雷池一步。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没想过能偶然踏上厂区的土地。

“我们与富士康高层管理人士进行了直接接触,我们相信他们正严肃对待此事。”苹果公司并称,苹果公司的一个小组正在独立评估富士康对“这些悲剧性事件”的应对举措。

可是我们来到这里,经过一栋又一栋建筑的外壳,里面容纳一道又一道生产作业,组装着一个又一个装置。这里是如此庞大。当然,不全都是苹果产品,富士康也制造三星手机、索尼游戏机 PlayStation 以及五花八门的装置和电脑。

另外,戴尔公司也表示会调查任何有关其供应链中存在不良工作环境的报导。

基础设施再次出现侷促感,此处尽管没有工程或户外工人正在劳动,但周围的建设看来显然已经不堪耗损。如果 iPhone 和苹果电视确实是在这里制造,那么,除非你天性爱好潮湿的水泥和铁锈,否则在这里度过漫漫长日,简直悲惨至极。

该公司发表声明说:“望我公司的供应商与戴尔工厂一样采用同样的高标准。我们通过一系列方法来贯彻这些标准,如电子行业行为规范、供应商评估、自我评估及审计等。”

一区一区的厂房持续出现,我们也就一直走下去。龙华厂区开始让人感觉像是读到一部反乌托邦小说的单调中段,恐怖感持续不消,情节却凝滞不前,或者像是平庸的电玩游戏打到后面几关,形状跟结构开始似曾相似的厉害,使人陷入麻木而打起盹来。

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呼吁富士康全面调查员工自杀事件,但称台湾对大陆的投资不会受到影响。国台办新闻发言人杨毅表示,希望相关企业能更多关爱其员工。

我们原本可以继续往前走,不过因为看到左边有个看起来像大型住宅区,屋顶和窗户架起笼状的围篱,可能是宿舍,所以我们就往那个方向走去。愈靠近宿舍,人潮就愈多,我们也就看到更多的识别证、黑色眼镜及刷白的牛仔裤和运动鞋。二十岁上下的孩子在此聚集,抽淤、围着野餐桌、坐在路边。气氛还是非常的安静压抑,好像人人都在潜水似的。这里有成千上万的人,可是只维持在礼貌交谈的音量内。

编译:靳怡雯/张敏 发稿:段晓冬

从工厂和店铺逃离开的目光,又再度聚集在我们身上,也许这里的人比较有时间跟理由放纵他们的好奇心。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深入富士康一小时了。我完全不知道我们上完厕所没有回去,警卫会不会发出警讯,或是有没有人正在搜寻我们之类的。即使我们还没能成功进入工作中的组装线,也觉得最好不要把事态扩大。说不定这样最好。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于技术支撑,转载请注明出处:神州塑造,富士康创办者郭台铭指导媒体游览工